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黑星女俠 第四章

时间:2018-02-08 女超人赤裸着丰满成熟的身体,脚踝和大腿被用绳子捆在一起,双手被反绑在背后跪伏在地牢潮湿的地面上喘息着。她那两个浑圆肥嫩的大乳房好像两个硕大的肉球垂在雪白的胸膛上,丰满诱人的双乳上清晰地留着被蹂躏后的指印和淤痕,乳头悲惨地红肿起来。
  劳拉垂着金髮凌乱的头,看着自己全身上下仅剩下的黑色丝袜上那精液的污痕,不由羞辱得浑身哆嗦起来。
  「SUCK MY COCK!」
  听见那黑人的咆哮,劳拉立刻抬起头,不禁惊慌地尖叫起来!
  巴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解开了他的裤子,用手扶着他那乌黑粗大的阳具站在劳拉面前,满脸淫笑地吼着。
  他那乌黑的大肉棒足有一尺多长,可怕地充血膨胀起来的的龟头好像一个黑紫的鸡蛋般大小,上面沾着些闪亮的液体,在劳拉的面前晃动着。
  「不!求你,不要!!」劳拉惊慌失措地躲避着,她甚至已经闻到了那个巴洛丑陋骯髒的大肉棒上那股刺鼻的臊臭味,令女超人感到噁心极了!
  「FUCK!!」黑人恶狠狠地骂着,重重地抽了劳拉一记耳光!
  那黑人蒲扇般的大手重重地打在劳拉的脸上,立刻将她打倒在地上!劳拉感觉脸上火辣辣地疼痛,耳朵里「轰轰」作响。
  「给这母狗戴上嚼子!妈的,竟然不听话!!」巴洛恶狠狠地咒骂着。
  那保镖幸灾乐祸地淫笑着,转身从旁边的地上拿起了一个带着皮带的橡胶圈走向瘫倒在地上的黑星女侠。
  那橡胶圈外径大约有拳头大小,内径也比一个鸡蛋还大;外缘上有一圈凹下的印记,好像假牙的托一般;橡胶圈上还带着两条细细的皮带。
  「不!不要……」劳拉立刻知道了这个古怪的橡胶圈的用途︰把它嵌进女人的嘴里就可以令女人只能张开着嘴,这样这些无耻的罪犯就可以尽情地将他们的肉棒插进她的嘴里来强暴她!!
  「臭婊子,一会你就叫不出来了!」巴洛一把捏住了劳拉的脸颊,另一只手臂好像铁箍一样死死地搂住了女超人不断挣扎着的肩膀。
  那保镖熟练地将橡胶圈塞进了劳拉被捏着脸颊而不得不张开的嘴里,将她的牙齿嵌进了那橡胶圈外缘的凹槽里,然后将皮带紧紧地繫在了女超人的脑后。
  「呜呜……」劳拉的嘴又一次失去了自由,她喉咙里艰难地吞嚥着,发出模糊而悲惨的呜咽,口水顺着嵌进嘴里的橡胶圈流了出来。
  「母狗,这就是你反抗的下场!!」那黑人巴洛说着,用一只手揪着劳拉的头髮,将她提着跪在了自己脚下。
  巴洛用另一只手扶着自己那怒挺着的粗大乌黑的大肉棒,对準那嵌进劳拉嘴里的橡胶圈,重重地插了进去!
  「呜!……」劳拉立刻感觉一根火热粗硬的大肉棒带着一股噁心的味道插进自己嘴里,一直顶到了喉咙里!女超人被插得几乎立刻翻起了白眼,挣扎着摇晃着被揪着头髮的脸,发出凄惨而模糊的呻吟!
  「来吧!贱货!!好好尝尝我的大肉棒的滋味,我保证你会忘不了的!!」巴洛吼叫着,揪着女超人的头髮将她的脸贴在自己胯下,在她的嘴里奋力地抽插姦淫起来!
  「呜呜……」劳拉艰难地喘息呻吟着,几乎被插得喘不上气来。被敌人抓住如此残酷地姦污糟蹋,劳拉心里感到无比悲愤和羞耻,她忍不住抽泣起来。
  「巴洛?干什么哪?!」一个清脆的女声从地牢门口传来。
  风度优雅的男爵夫人玛蒂娜出现在地牢的门前,她穿着一件深红色的曳地长裙,双手叉腰悠然地望着地牢里那残酷的凌辱场面。
  歌洛塔夫人没有化妆,显然是刚刚睡醒,娇媚的脸上还带着一丝倦容。
  男爵夫人看着赤身裸体的劳拉被巴洛揪着头髮跪在地上,嘴里被塞进那黑色的橡胶圈,满脸的悲苦和羞辱,被那黑人粗长可怕的大肉棒残酷地姦淫着。美艳的女超人现在的样子显得说不出的悲惨和狼狈。
  看见男爵夫人走进来,巴洛依然没有停下来,继续喘着粗气在劳拉温暖的小嘴里姦淫发洩着。
  「夫人,巴洛正在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母狗!」那保镖脸上带着淫亵的笑容,恭敬地对歌洛塔夫人说着。
  玛蒂娜没有对他说话。她脸上挂着残忍和嘲讽的微笑,看着那根在女超人的嘴里不断进出着的乌黑粗大的肉棒,咬了咬嘴唇。
  「那好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了。」男爵夫人说着转身离开。
  她走到地牢门口忽然回过头来︰「小婊子,竟然敢闯进我的城堡?那你就好好品嚐一下巴洛的大鸡巴的滋味吧,这是你应得的惩罚!不过,我相信你以后还会尝到更多的男人的鸡巴的!是不是,巴洛?」
  难以相信这个气质高雅的男爵夫人嘴里竟会说出如此粗俗下流的语言!劳拉立刻感到一阵惊恐和羞耻。
  歌洛塔夫人悠然地离开了那好像淫虐的地狱般恐怖的地牢,而巴洛甚至连对他的女主人说话的工夫都没有,继续粗暴而残忍地姦淫着悲惨的女超人。
  劳拉现在感觉意识里几乎是一片空白,只知道那根丑陋恐怖的大肉棒还在自己的嘴里残忍而有力地抽插姦淫着。巴洛的大肉棒带着浓重的臊臭味重重地顶撞着女超人的喉咙,令她一阵阵地噁心和窒息。
  没想到落到敌人手里会被如此残酷无情地姦淫和凌辱,不仅遭到轮姦,还被敌人残忍地在嘴里施暴,而且还不知要受到多少更可怕的折磨和蹂躏!不幸的黑星女侠现在心里只剩下悲哀和恐慌。
  巴洛的身体忽然剧烈地颤抖起来,他揪着劳拉的头髮将她的脸紧贴在他的胯下,将他的大肉棒深深地顶进女超人的喉咙深处。
  劳拉感觉到嘴里的大肉棒可怕地变热膨胀起来,接着一股带着浓烈的腥臭味的液体在她的嘴里猛烈地喷溅开来!
  「呜……」劳拉绝望地尖叫呜咽着,拚命摇晃着头,但大量粘稠腥热的精液还是不停地喷射进她的嘴里,顺着她的喉咙流进她的食道,又鹹又黏的感觉充斥了劳拉的嘴里,令她感觉几乎噁心得要呕吐出来!
  「呼……」黑人喘着粗气,将他丑陋的大肉棒从劳拉的嘴里抽了出来。那乌黑的东西上沾满了女超人的唾液和白浊腥热的精液,显得无比淫邪丑陋。
  巴洛揪着劳拉的头髮,将他的肉棒上残留的精液涂抹在劳拉泪痕斑斑的脸上和肥硕浑圆的双乳上。
  劳拉依然大张着嘴巴,艰难地呼吸着,不得不同时将那些射进她嘴里的精液吞嚥了进去。但巴洛射出的精液实在太多太稠了,几乎令悲惨的女超人窒息了过去,而且还有不少的白浊粘稠的精液顺着那嵌进她嘴里的橡胶圈溢了出来,流满黑星女侠的嘴角和脖子。
  悲惨的女超人被敌人揪着头髮直挺挺地跪在地上,仰着充满屈辱的俏脸,脸上、嘴角上、脖子上和丰满的胸膛上沾满了一片片白浊粘稠的精液,显得无比的狼狈和难堪。
  巴洛揪着劳拉的头髮将赤身裸体的女超人拖到了地牢中央的一根柱子旁,然后将她后背紧贴着柱子,将她被反绑的双手用绳子牢牢地捆在了柱子上。
  劳拉没有再反抗,她知道自己的反抗根本没有用处,只会激怒这些毫无人性的罪犯来用更残酷的手段折磨凌辱自己。她蜷曲着双腿跪在地上,被巴洛用绳子牢牢地捆在了柱子上。
  巴洛将那沾满精液的橡胶圈从劳拉嘴里取了出来,然后盯着这个脸上和胸膛上糊满精液、被赤裸着身体捆在柱子上的美丽女人看了一会,狞笑起来。
  「臭婊子,你就在这里老老实实歇着吧!我担保你不会寂寞的,玛蒂娜那母狗肯定不会忘记来和你乐一乐的!哈哈哈!!」
  他狂笑着和那保镖离开了地牢。
  ===================================
  阴暗的地牢了一片恐怖的寂静,只有被赤身裸体捆绑在柱子上的女超人偶尔发出一丝微弱的呻吟和喘息。
  劳拉感觉这几个小时好像有几个世纪一样漫长,被敌人抓住捆绑监禁在这可怕的地狱般的牢房里,悲惨地等待着那些残忍的罪犯来凌辱折磨自己,这种绝望和屈辱的感觉是骄傲的黑星女侠从来没有想像过的恐怖。
  劳拉现在还能感到被强姦了的下身在隐隐做痛,嘴里也充满了那黑人的精液的腥臭。她的大腿根、脸上和丰满无比的胸膛上糊满的精液已经乾涸,那种肌肤紧绷绷的感觉使一向爱整洁的劳拉越发感到骯髒和噁心。
  女超人呻吟着微微扭动着赤裸的丰满娇躯,试图活动一下已经被捆绑得麻木了的双臂。结实的绳索绕过劳拉丰满的上身和双臂,将她死死地捆在了柱子上,而脚踝也被和大腿用绳子牢牢地捆在一起,现在这种状态对已经失去了超人能力的劳拉来说,根本没有任何逃脱的可能。
  儘管身心受到如此重创,但劳拉还是能够清醒地考虑自己的处境,因为她知道现在惊慌和悲伤都是没有用的,必须想出办法来解救自己!她甚至都为自己在遭到罪犯轮姦蹂躏时的哭叫而感到羞耻,这不是伟大的女超人应有的坚强。
  劳拉的眼睛盯着那边木箱上自己那被撕烂的裙子,那裙子内侧缝着两粒救命的避孕药,这是女超人现在唯一的指望了!可是自己被捆在柱子上,怎么才能把那药丸吃进嘴里呢?
  「玛蒂娜那母狗一定不会忘记来和你乐一乐的!」
  那魁梧的黑人对劳拉施暴后说的这句话忽然令女超人眼前一亮!
  「想必那可恶的男爵夫人也不会轻易放过我!不知道这个邪恶的女人会用什么手段来折磨我?」
  一想到自己还要受到一个女人的凌虐,劳拉不禁越发感到羞耻和恐怖。不过对付那邪恶无耻的男爵夫人一定会比那些魁梧壮实的男人要轻鬆一些。
  「只要我的嘴能碰到裙子内侧的暗兜!哪怕手脚还被捆着也不要紧!!哼,该死的男爵夫人,我一定要让你也尝尝我受到的虐待!」劳拉甚至已经开始盘算该如何报复这些卑鄙残忍的家伙了。
  「奇怪?为什么那些保镖和那黑人说起歌洛塔夫人时,语气是那么的不敬?这可不像奴才对主子的态度!」劳拉忽然想起那叫巴洛的黑人和那些保镖对男爵夫人的称呼--「母狗」、「婊子」!这些下流的字眼令劳拉想起就脸红。
  女超人隐约觉得在男爵夫人背后的那个神秘的「白党」头领,和男爵夫人之间一定有些不同寻常的关係。也许歌洛塔夫人是那古怪的首领的情妇?或者他们之间有些冲突?前者是劳拉早就能想像得到的,而后者则令女超人感到有种莫名的兴奋。
  「你们在门外守着!不许打扰我!!」
  一个跋扈的女人声音从地牢门外传来,打断了女超人的思考。劳拉立刻紧张地抬起头,看向地牢的门口。
  只见那美艳的男爵夫人迈着悠然的脚步走进了囚禁着不幸的女超人的牢房,她的眼神中充满了残忍的快乐,使她美丽的脸上带上了一丝令人胆寒的邪恶。
  男爵夫人玛蒂娜随手关上了地牢的铁门,慢步走到了蜷曲着双腿、一丝不挂地被捆绑在柱子上的黑星女侠身前。
  男爵夫人穿着一件丝製的粉色长袍,腰间不鬆不紧地繫着一根带子,大敞着的领口露出一大片雪白细腻的肌肤,甚至连她里面戴着的黑色胸罩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她长袍的下摆下露出两条肉色丝袜包裹着的匀称笔直的小腿,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的无带高跟鞋。
  劳拉抬头盯着面前这个女人,心里不得不承认这位歌洛塔夫人的 是个魅力十足的美女。男爵夫人不仅身材极好,气质也绝佳,只可惜这个如花般娇艳的身体下竟然有着那么邪恶的灵魂!
  「呦,小贱人气色还不错吗?!看来你还满能经得起那些臭男人玩的,连巴洛的大鸡巴也没把我干昏过去?」歌洛塔夫人眼睛里充满了诡异的笑意,盯着女超人胸前赤裸着的那两个硕大白嫩的乳房。
  「男人的精液是很滋补的,可你吃完也应该擦擦嘴巴呀?」歌洛塔夫人注意到劳拉的脸上和嘴角上沾满乾涸的白色污迹,立刻怪笑起来。
  劳拉愤怒地盯着站在自己面前,无耻地嘲讽侮辱着自己的歌洛塔夫人,屈辱令她丰满的胸膛不停地起伏着。
  男爵夫人忽然抬起自己的一条腿,将高跟鞋那又细又硬的鞋跟顶在了劳拉一只浑圆丰满的乳房上,脚尖则狠狠地踏在了她圆润白嫩的肩头!
  「啊!」劳拉惊叫一声,忍不住身体向后缩去。
  「母狗!舔我的鞋!!」美艳高雅的男爵夫人忽然变得兇恶起来,她恶狠狠地用脚上的高跟鞋踩踏在劳拉的肩膀上,将她赤裸的身体死死地抵在了背后的柱子上,高跟鞋尖细的鞋跟几乎要残忍地戳进了女超人那丰满硕大的乳房。
  「不!」劳拉坚决地说着,将头扭到一旁。
  歌洛塔夫人的脸上立刻浮现出一丝恶毒的笑容,她使劲地用高跟鞋在女超人赤裸着的圆润细腻的肩上碾压着,同时俯下身体用她纤细修长的手指捏住了女超人的一个纤巧娇嫩的乳头!
  「呀!!」肩膀上和乳头上同时传来一阵难以忍受的剧痛,劳拉忍不住尖声惨叫起来。
  男爵夫人看到这个被捆绑着的女人已经痛得浑身哆嗦,而那娇小的乳头则几乎被自己捏扁了,圆润的肩头也被高跟鞋碾压得通红一片,她耸耸肩将脚放了下来。
  劳拉感到肩膀和乳头火辣辣地痛着,她大口喘息着尽量使自己平静下来。看来自己必须要付出一些牺牲,来取悦这个残忍恶毒的男爵夫人,才能争取到逃走的机会。
  劳拉正想着,忽然注意到男爵夫人走到了自己的身后,解开了捆住自己身体的绳子!
  女超人立刻心头一阵狂喜,她刚要试着移动一下麻木的双腿和双臂,就感到自己被从背后使劲推倒在了地上!
  劳拉的双脚还被紧贴着大腿用绳子捆着,双臂也被反绑在背后,所以立刻被推得双膝和肩膀着地,双脚朝天,撅着雪白的屁股趴伏在了地上!
  男爵夫人站在劳拉的背后,盯着她这副难堪的样子︰被捆绑手脚的女超人裸露着丰满成熟的身体,身上仅存的黑色丝袜上秽迹斑斑,肥硕的双乳被她的身体压在了地牢骯髒的地面上,浑圆雪白的屁股则高高地撅了起来,显得既狼狈又低贱。
  男爵夫人从鼻子里挤出几声冷笑,慢慢抬起腿,用高跟鞋那尖尖的鞋尖抵在了劳拉浑圆雪白的屁股上,高跟鞋尖细的鞋跟对準那两个肉丘之间那浅褐色的窄小的屁眼狠狠地踩了下去!
  「啊!!!!」劳拉立刻感觉一根坚硬锐利的东西几乎戳进了自己的肛门,一阵疼痛和恐惧袭来,她立刻使劲摇晃着赤裸的肥白屁股,向前蠕动着逃避。
  「呸!贱货,长了这么一副下贱的身体不去做婊子,反而来做贼?」歌洛塔夫人一边无情地辱骂着,一边用脚上的高跟鞋不停踢着女超人高高撅着的雪白的屁股,在两个丰润白嫩的肉丘上留下了好几个醒目的鞋印!
  劳拉被羞辱得满脸涨红,使劲扭动着赤裸的身体躲避着恶毒的袭击。但她目光却始终盯着那离自己不到两米的木箱上的那件被撕烂的裙子。
  男爵夫人踢了一阵劳拉,走到了她的正面。
  「母狗,起来!」男爵夫人辱骂着,揪着劳拉的头髮将她拽了起来。
  劳拉发现歌洛塔夫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解开了她的长袍的腰带,一手揪着自己的头髮使自己直跪在她的脚下。
  劳拉被迫抬起头,看到了男爵夫人长袍下袒露出来的身体︰歌洛塔夫人的身材不高,黑色胸罩下的双乳比起劳拉要小得多,但十分匀称挺拔;她的肌肤雪一样白细,小腹平坦,与她纤细的腰身相比,臀部却显得十分宽大肥厚;而令劳拉十分惊讶地是,男爵夫人的长袍下竟然没有穿内裤!
  男爵夫人纤细的腰上繫着一条吊袜带,吊着包裹着匀称笔直的双腿的肉色丝袜,而她下身隐秘的部位却完全赤裸着!歌洛塔夫人丰腴的大腿根部那些乌黑柔顺的阴毛经过精心的修剪,成一个规则的倒三角形,而她下身那隐秘的肉穴则毫无遮掩地暴露在劳拉面前。
  歌洛塔夫人的阴唇较常人肥厚许多,两片淡淡的红褐色的肉唇好像婴儿的嘴一样微微开启着,露出里面嫩红色的穴肉,而且彷彿还有些闪亮的液体滋润着那不知羞耻裸露着的肉穴。
  劳拉被男爵夫人揪着头髮,鼻子几乎触到了男爵夫人的肉穴上,甚至能闻到一种淡淡的酸味!她还是头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到一个成熟女人隐秘的部位,看到男爵夫人的肉穴里那些闪亮的液体,劳拉立刻知道了那是什么,不禁羞得满脸通红,低下头来。
  「母狗,你如果老老实实地做我的奴隶,我就不再让那些臭男人来碰你。否则……」男爵夫人盯着劳拉的眼睛中放射出异样的光芒。
  劳拉此刻完全明白了︰这个心如蛇 的女人不仅是一个虐待狂,而且还有同性恋的嗜好。难怪她的那些手下用那样的语气谈论她!劳拉一想起『同性恋』这个字眼就觉得噁心,尤其是对歌洛塔夫人这样一个既歹毒又阴险的女虐待狂,但她知道自己现在必须做出屈服的姿态来,以赢得逃脱的机会。
  「听见了吗?奴隶!!」
  「……是……」劳拉挣扎了半天,终于强忍着愤怒和羞耻,装出一副驯服的样子颞嚅着。
  男爵夫人满意地点点头,朝劳拉背后走去。
  劳拉立刻感到心头一阵狂跳,她以为可恶的男爵夫人要解开捆绑着自己的绳索。儘管劳拉的双腿没有被捆在一起,但双脚被紧贴大腿捆住还是使她挪动身体都很困难,如果双臂被解开……
  可是女超人很快失望了,她听见男爵夫人的脚步朝自己背后走了过去,她抬起头看看离自己不远的木箱上的裙子,犹豫着是否要冒险尝试一下。
  但劳拉很快就听见男爵夫人的高跟鞋踩在地面上发出的清脆的声音又回到了自己面前。
  「母狗,把你的脸低下来!」男爵夫人的手里提着一个水桶,水面上漂浮着一块髒兮兮的海绵。
  「把你的脸和嘴巴擦乾净,我可不想让你脸上那些骯髒的精液弄髒了我的身体!」歌洛塔夫人说着,拿起浸透了水的海绵在劳拉的脸上和嘴周围粗鲁地擦了起来。
  「好了,下贱的母狗!开始为你的主人服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