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我的週末猎艳经历

时间:2018-02-08   出了×湖桑拿中心,我心里那个气啊!花了近五百元,连小姐手都没拉,打飞机还搞得我不上不下,火更加旺了。
  此刻已经是凌晨一点多,回家恐怕也不能安睡,再说怎么能半途而废虎头蛇尾呢?既然下了决心要完成俺的猎艳大计,就得有始有终锲而不捨才对。
  心思一定,于是上了一部的士坐定直问的士大佬(唉,死性不改啊,上了一次当还得靠人家):「老兄,哪里有小姐?」
  「×星路很多啊,去不?」
  与前一位司机说法相同,应该没错了。
  「去。」
  一路上,与这位司机闲聊,才知道前一位司机将我从关口拉到×湖桑拿中心是有二十元拿的。面前这位老兄也没闲着,给我卖力推荐×海桑拿中心,因为有前车之鑒,我还是坚持去×星路,我就不信,今晚就真的不能完成我的大计!嘿嘿……
  车行不到半个小时,终于到了×星路,拐进一个小巷。车刚放慢速度,路旁髮廊就奔出一位半老徐娘:「要小姐么?我这里的人又靓功夫又好!你看这个咋样?」说着拖过一位丰满高挑身穿黑裙的小姐。我透过窗玻璃看去,还真不错,就是年龄显得大一点儿。
  刚想说「就她了」,身旁司机开口:「前边还有很多,要不再看看?」
  一想也是,来也来了,就多看看吧。
  车子徐徐向前,不断在髮廊门口停下,看了三四家,我也挑花了眼,不知选哪一个好。
  司机还是过分地热心:「这个小姐不错,年龄小,你看咋样?」
  我斜着眼看去:小个儿不到一米六,但小巧玲珑肩披长髮,上身着黑色无袖背心,下身穿黑色紧身热裤,一眼望去柔柔弱弱好像不满十八岁。
  我点点头,沖小姑娘一挥手让她上车坐在后排。
  妈咪问道:「开房还是过夜?」
  司机答:「开房。」转身悄声对我说:「如果要过夜你可以和小姐商量。」我点点头。
  付给妈咪五十元,司机将我拉到附近的「边防」酒店。乍一听这名字我还真吓了一跳:边防,不会被人晚上从被窝里拎起来吧!
  司机让我放心,可我这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不安。
  付了四十元车资(司机要求一百元,因为他自认为很热心,嘿嘿,可我刚上过当哪能听他的?只是按表付给他四十元遂拂袖而去),硬着头皮进了酒店大堂,花了近四百元做了登记,就进房了。此时已经凌晨两点多。
  这小姐是我喜欢的类型,娇小可爱,与她做起来应该很有成就感。于是我问:「过夜加多少钱?」
  「我不过夜的。」
  我有些惊讶。花了这么多才终于进入正题,我可不想只草草做一次,那不亏大了?
  我好说歹说,小姐就是不愿意过夜,甚至偶尔态度强硬,我心里越发不爽。「不过夜你刚才不早说?现在来都来了,你说咋办?要不你打电话换人过来。」
  「你刚才又没说过夜,我来了这么久,就这么回去啊?再说我也没有电话怎么换人啊!」小姐紧扣一个「钱」字。
  刚才兴致勃勃,现在又一下子陷入低谷,我一时真没有动她的兴趣。倚在床头点着颗烟,心想:来都来了,不过夜就不过夜吧,做了再说。
  于是温言道:「沖个凉吧。」
  「我不想沖了,刚冲过的。」
  我靠,这点职业道德都没有!
  我也懒得再跟她磨唧,鼓起兴致叫她过来。她三两下脱掉衣服,只留下一只蕾丝的红色小裤裤,还不让我帮手。我也由她,将自己脱得一丝不挂。
  小姐躺到我身边,立马伸手去摸我的小弟弟,看来她是急着赚钱走人。
  哪有这么容易!我想。
  我躺在那里不动,继续抽烟。小姐看我半天没什么反应不干了:「你专心一点嘛,别抽烟了。」
  我掐掉烟头,转过身左臂环着她的脖颈,右手在她双乳上轮番抚摸。瞧不出她个儿不大奶子倒不小,看来也不是第一天出来做的,但怎么就没有一点讨好客人的意识呢?
  摸了两下,我褪去她的内裤,细细打量起来:她阴毛很少,只淡淡的一簇,看来的确年龄不大。用手探了探下面,感觉洞口也小得出奇。看来今晚还算没有背运到家啊!
  我又与她聊了聊,她个性分明,几乎什么都不说,好像我是查户口的条子!只告诉我她叫小红,苗族人。我仔细一看,面部倒的确有些异族风格,不由得一喜:想不到今晚竟然玩了一个苗族姑娘。下面也硬了起来。
  小红发现了我的变化,搓得更加用力起来。我阻住她:「这么快就想我出来啊?」她稍停了停,我左手搓着她的双乳,右手在她胯下的小豆儿上不停逗弄,渐渐地她偶尔哼上两哼,起了些反应。
  「叫大声些,你有些职业道德好不好?」
  儘管我很不满,她还是不紧不慢地哼着。碰到这样的小姐,看来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啊!
  「戴上套子吧。」她催促道。
  晕,这么快就要?我还没有进入状态呢:「你下面还干着呢!」
  「进去就湿了。」
  我心头真是火大!他妈的婊子,就想让大爷我早点缴枪拿钱走人!
  我不理她,手底下颤动得更快了。或许她终于有了些感觉,也或许是看我发狠,嘴里叫得大声了些,渐渐地我也觉着手指有些濡湿。于是任由她给我戴上套子,一拦腰将她抱起扔在床沿,用力分开她的双腿。此时,我的肉棒其实并不如何硬挺。倒不是兄弟我不行,如果是你,在做爱过程中她不断地说一些煞风景的话,你还能翘得起来?
  她捉着我的棒身,凑在她的洞口。从上面看去,她那里红嫩嫩紧绷绷的,周围并不像成熟女人那么多毛。我用力一挤,藉着套子上的油和她淫水的润滑,进入了一些。如此反覆进出多次,终于连根没入。
  我命她将双手垫于臀下,以抬高阴部,分开她的双腿大力往后,以使我更加深入。我将整个肉棒深埋于她的小穴之内,并不大抽大拽,反而不断前后研磨,渐渐发觉她小穴内越发滑溜,才开始缓缓抽动。
  她好像感觉也强烈了些,却还是哼哼着不放声叫唤。
  我猛地加快速度,大力抽插起来。每次进入都深深刺入她的最深处,每次拔出都露出龟头。如此抽了一百多下,不由得有些气喘,腰也有些酸了。于是换作她在上边。
  她在上挺动了数十下,我感觉没有那么强烈,肉棒竟好像比刚才还软了些,正好休息。她也发现我的反应,于是要求我还在上面。
  我翻身抱起她。这小姐体小身轻,抱起来毫不费力。我抱着她在室内乱走,肉棒还深深插入她的小穴,一边游走,一边继续抽插。这个姿势虽然有些费力,却很是有一种自豪感。
  这么走了几分钟,我有些累了,将她放入地上的圆椅上。椅子比较低,放她上去后双腿大开,我从上而下继续疯狂抽动。她的小穴儘管滑溜溜的却还是很紧,因为戴着套子,我也很是持久。
  如此抽了五六分钟,我又将她放在床边,大力干了起来。小姐恐怕觉得时间有些久了,竟然用手轻摸我的乳头,催我快射。我反感地说:「别摸我那里!」她才不敢再动。
  渐渐地,我的肉棒越来越大越来越硬,快感也越来越强烈,于是更加大力地抽送。随着我一声大叫,精液喷薄而出,汗水从背部长流而下。
  小姐给我摘了套子,用纸巾擦了擦我的棒身,起身沖凉去了。我点着一颗烟,倚在床头享受高潮的余波。
  小姐沖凉回来,我付给她两百元,多给了五十。她起身走了。本来还想再换一个小姐过夜,此时已经凌晨四点了,想想不值,也就作罢。
  第二天起床算算,此次週末猎艳花费共计一千多元,真是不值啊!
  兄弟在这里奉劝各位老兄,如果你单身,无法解决性慾,那么赶快找个女朋友;如果你有女朋友还无法解决性慾,那么就好好待她,将她变成老婆;如果有老婆你还是需要,那么就找个花钱少的情人。如果以上都不适合你,那么你就和我一样偶尔去找个小姐吧——只不过要记着多带钞票。
  姐儿爱俏,妓儿爱钞——古人诚不我欺也!
                 【完】